边缘透明质

边缘安放处


#一些记录?#

很喜欢——
那种很久之前的很老很旧的老公交,那种一开起来像要快散架,拼了老命也要把坐在里面的乘客颠得翻来倒去的公交车。

那种带着年代感的泛着蓝绿色的玻璃,在一次次的颤动里哐哐作响,急刹车的时候一头磕在晃动的玻璃上,揉着脑袋闪着泪花,这样却也还不死心,不出两秒又在摇摇晃晃的节奏里敲着玻璃睡着了。
那时候我总是一个人回家,坐着空荡荡的旧公交,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发呆。那时候没有手机,也没有同伴。
就只那样坐着看着窗外。

常常有风。
风会穿过车子的框架吹来又吹去,凛冽而又带着一丝温柔。小时候唯一不晕的就是公交车,车上人也很少。只有我沉沉睡去而不必担心过站,因为我的家就是那时候的终点站,遥遥几百米的距离,从模糊走到清楚只需要两分钟。
以前的距离需要一个小时,现在同样的距离只要四十分钟了。站点没有过变动而我下站的地方变了又变。

不知道有几年了啊,时间过得真快。
不变的时间里发生了好多事,认识了好多好的坏的人。
他们和我擦肩而过然后再无交集,很久以后也不会刻意提起;她们成为最好的朋友之一,从一个个不同的结局开始她们都走散了;而她们成为了并永远都是唯一的朋友,知道如今也没有任何变化
时间将曾经的她们越岔越开,直到无人问津且无人在意。直到…没有人想再挽回了啊。

公交车到站啦,……走吧?

走吧。

记于 2017.12.2晚 公交车

评论

热度(3)